愛我 接納自己

    期次:第2243期   

學生發展指導中心 王俊紅

2004年,團中央學校部、全國學聯共同決定將5月25日定為全國大、中學生心理健康日,“5·25”的諧音是“我愛我”,提醒大、中學生“關愛自我”。

心理學提出,人在每一個年齡階段,都有該年齡階段需要完成的心理成長任務。人生成長需要反復追問自己的童年,從原生態家庭中找到成長的力量;在青春期,我們需要自我認可,認可自我意識的萌生并肯定自我;在學校成長中要認清自己的方向,才能清晰的找到自己的目標,找到前行的力量。我們心理成長任務就是自我同一性的形成,即具有自我一致的情感和態度、自我貫通的需要和能力、自我恒定的目標和信仰。這需要我們要追尋童年、青年、現在足跡,更好了解自我,從而更好關愛自我。

 

童年腳本

 

個體的自我形成于童年期,主要依靠養育者的期待和話語建立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是誰,在什么時候,為你準備了這個名字?”

對一個新生命的期待,體現在姓名中,也體現在更久遠的個人史前史。父母如何相識?感情如何?是計劃懷孕,還是意外降臨?是誰期待一個孩子?期待一個怎樣的孩子?孩子降生后,由誰養育?養育者的性格、養育者的關系等等都會成為孩子的心理環境,成為一個孩子精神建構的原始材料。父母相愛,孩子是幸福的結晶;父母被逼婚逼育,孩子在妥協下誕生。父母不能很好擔負養育的責任,只管吃飽穿暖,對生活中遇到的困擾和思考,孩子無人可討論。當需要獨立去面對的時候,就找不到可以使用的資源。

一個被期待的孩子,也承載著家人的。比如光宗耀祖、子承父業、逃離深山、出人頭地、善良誠實、謙讓不爭、積極陽光,甚至于對性別的期待、對在人前應該有什么表現、在人際沖突中如何處理、在學校名次如何、未來在哪里工作、什么時候談戀愛……

這些期待,化作父母的語言和行動,每天包圍著孩子。個體通過對養育者的想象性的認同,形成最初的原始自我。養育者之間的愛恨情仇,也因為主體與養育著之間融合的共生關系,轉化成主體的內在心理沖突,成為主體所依循而演出的腳本,如同唯一的演員,演出一場家庭成員之間的沖突戲。

 

青春期蛻變

 

青春期以后,隨著身體的改變,個體也必然面對社會目光對其看待的深刻變化。他們一會兒被認為是孩子,一會兒被認為是成人。在一天中,都可能有不同的看法。比如說父親對孩子說,“去把你的房間收拾了”,這是把他當做孩子,然后再說,“你要能考慮自己的未來”,這是把他當作成人。養育者的態度變化、養育者不再全能,使得孩子有機會將視角轉向多元的社會文化,對原來所建構的行為模式開始評估和調整。

如果父母給不出自由,或者孩子已經內化了嚴苛的父母,就會通過極端的方式開啟尋找自我之路。

一個24歲的男孩子,在留學歸來后,自殺未遂。他說:“我已經死過了”。

咨詢師說:“是呀,你確實殺死了那個父母想要的孩子,現在重新活成自己了?!?/p>

他笑了。是的,通過這次自殺,父母再不催他考博士,再不指揮他的生活細節。

還有一個著名的導演,在醫學碩士畢業那年,直接把證書寄回家,對父母說:“你們想要的,我幫你們拿到了?,F在,我要去追尋我要的生活”。

然后,他重新開始學起自己心愛的導演本科。

青春期是以一個漫長的和家庭分離的過程為特征的。在這個過程中,個體會有背叛父母的內疚感、也容易自我否定。因此,需要父母支持分離,也需要再同齡群體中找到榜樣。父母支持分離是從承認自己的局限開始的,當然,敏感于現實,個體也會很容易發現父母的不足?;锇橹?,個體發展有快有慢、有早有晚,關注后,也很容易找到榜樣。

大一時,母親離去,父親病重,他被迫休學回家照顧臥床的父親。一年后,父親能夠生活自理,他返回學校,同時扛起了家庭的責任,一邊學習,一邊做了多份兼職。雖然忙碌,但堅定而樂觀。

她從小習慣了聽父母的話,做事情謹慎小心,情緒上略顯焦慮和抑郁。自從參加了舞蹈社團,在一次次活動中,被社長的雷厲風行、堅定果斷感染,她慢慢地接納“美麗女孩也可以性格像漢子”。卸下心靈的包袱,她學會了更自由地表達和展示自我。

 

你在哪里?

 

成長的路并不總是一帆風順?;厥讈頃r,每一步走成了什么樣?立足現實,有哪些資源可供我查漏補缺?展望未來,可否看到自足的笑臉?

自我同一性完成的個體,在與家庭分離后,沒有憤怒,能夠感恩。在回答“我是誰”“我要做什么”“我要如何做”時,能夠清晰了解自己的需要和能力,將個人需要與國家、民族的需要聯系在一起,有明確的社會性目標、堅定的社會信仰。在挫折和成就中,有一致的、穩定的、積極的自我情感。在社會交往中,把自己當作重要的一員去表達和展現;對不同的觀點、見解保持開放,敢于用成人化的方式交流、討論。在學習生活中,興趣明確,目標清晰。

大一生活已近尾聲,在新的社會比較中,你是否找到了自己所處的位置?開學初盲目加入的諸多社團,經過時間的篩選,是否明確了目標和方向?課堂、食堂、宿舍、圖書館、自習室,你是否適應了學習和生活方式的轉變?

大二生活接近尾聲,專業興趣漸濃?未來的職業之路,是否由現在的專業學習鋪墊?執業角色定位,是否有了更細的方向?

大三生活接近尾聲,考研、考公務員的報名準備已經完成?就業方向已經確定?

大四生活接近尾聲,畢業設計已經完成?三方協議已經簽訂?碩士導師已經選定?學業生涯又一階段性的句號,畫出了你心中的堅定?

研一、博一,在一個新的起點啟航后,你是否滿意自己的表現?遇到哪些困難?

研二、研三、博二、博三、博四、博五……你的生活是否增加了更多、更有挑戰性的任務?是疲于應對,還是活力十足?更加復雜的計算、抉擇,是否需要幫助?

每一個階段的困惑都伴隨著對成長的思考。

當然成長中的困惑,也可以尋求到專業心里理教師幫助解惑,學校學生發展中心開設了《大學生心理健康教育》《朋輩心理輔導》課程;舉辦了心理劇比賽、“心靈成長快樂游園”大型團體體驗、學生發展指導中心參觀體驗、素質拓展訓練等心理健康教育月活動;每天8:00-21:00啟航活動中心451室(電話:82518100)預約個體心理咨詢;每周六、日19:00-21:00啟航陽光大廳的朋輩輔導;還有團體輔導和講座……。

認識自我,關愛自我,快樂成長!

偷玩朋友的醉酒人妻